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大卫·柯藤:生态文明——从应急到兴起

更新时间:2022-11-03 00:31:44
作者: 大卫·柯藤  

  

   内容提要:人类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科学告诉我们,现在要抚平人类对地球造成的潜在不可逆转的损害,只剩下不到十年的时间。而地球是人类生存和福祉所依。这是一种非常紧迫的紧急状态。我们的家园在燃烧,我们必须行动起来,而所需的这一应急行动,取决于制度的转变。主要任务是过往帝国残存的失败制度必须让位于创建应急的新制度,以支持人类履行其独特责任和实现自身潜能。人类可行的未来有赖于文化、制度、技术和基础设施的转型,而我们不能等待这一转型,必须在社会和环境崩溃之前采取行动。我们现在就必须竭尽所能行动起来,开启通向新的文明转型性兴起的大门。

   作者:大卫·柯藤(David Korten),生活经济论坛(Living Economies Forum)共同创始人兼总裁,《YES!》杂志董事会名誉主席,罗马俱乐部成员,斯坦福大学商学研究生院博士,曾任哈佛商学院教授,目前致力于全球扶贫事业,著有多部著作,包括《当公司统治世界》《大转折:从帝国到地球共同体》《新经济议程:华尔街独立宣言》《改变故事》《改变未来:活生生的地球的生活经济》等。作者网页:davidkorten.org

   来源:《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22年第3期P40—P56

   王俊 译

  

   人类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科学告诉我们,现在要抚平人类对地球造成的潜在不可逆转的损害,只有不到十年的时间。而地球是人类生存和福祉所依。这是一种非常紧迫的紧急状态。我们的家园在燃烧,我们必须行动起来。

   而所需的这一“应急”(Emergency)行动,有赖于制度的转变。主要任务是过往帝国残存的失败制度必须让位于创建应急的新制度,以支持人类履行其独特责任和实现自身的潜能。人类可行的未来有赖于文化、制度、技术和基础设施的转型,而我们不能等待这一转型,必须在社会和环境崩溃之前采取行动。我们现在就必须竭尽所能行动起来,开启通向新的文明转型性“兴起”(Emergence)的大门。

   除非我们证明人类有能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学会转型,否则这将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们知道,人类是具有复杂选择能力的物种,具有独特的生理和心理能力。我们深深地渴望了解自身,我们来自何处,我们有什么潜能,我们的命运能超越死亡吗,我们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还是一种高度社会化的物种,内心渴求与他人、与自然进行交流。

   然而,许多人却自我毁灭一般沉迷于竞相争夺控制权和剥削彼此、剥削地球来寻求个体的物质满足,这就背离了我们的实际需求和本性。这种错误的方向,由于在掠食性并最终让人失去人性的经济制度中大企业媒体对赢家的推崇而恶化。

   这些本末倒置的行为如此普遍,以至于我们认为这就是我们的固有本性。然而我们知道,我们拥有更大的能力。当我们更深入思考是什么带给我们真正满足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创造想要的世界,要求我们放弃那些只会让我们失去人性并驱使我们走向自我毁灭的东西。

   希望就在于我们非凡、独特和不断增长的自我意识能力,它能够擘画和选择我们共同的未来。这是我们重新发现和恢复人类本性的时候。

   复杂而变动不居地域中的制图大师

   从微生物到人类的所有生物,都不断地面对着生死攸关的抉择,例如,在栖居地复杂多变的地域内,它们要吃什么、喝什么,与谁结合,逃离谁。在其生活的地域内,所有生物在作出选择时都依赖于学习或者通过基因遗传继承的地域图景的指导。由于地域是变动不居的,因此成功地适应了一个地域的生物在学习、进化的同时,不断地更新其图景,并将所学的内容一代代地传递下去。

   人类是地球上最复杂的制图师。事实上,我们理解自身、理解彼此以及与自然、宇宙的关系的动力,正是人之独特性的一部分。这些图景引导着个体、家庭、社群和社会的选择,并在不同的个性、文化、传统、宗教、意识形态、法律和科学学科那里得到呈现。当我们在一个很大程度上与具有流动性的创意舞蹈相类似的过程中行进时,这种多样性对于保持我们的韧性和创造力而言是必需的。

   我们人类的图景需要不断地修正、更新和细化。有些图景完全是错的,最好将它们抛弃。因为我们的图景是人类思想的产物,我们能够通过改变自己的头脑,快速且容易地更正或丢弃一幅图景。

   然而,一旦围绕有缺陷的图景组织起我们的社会,并且教导孩子们依赖这一图景,改变我们的行为将更为困难。而且,只有深刻认识相关的地域,我们才会让新的图景变得准确,这种认识使我们能从复杂的相互依存的角度看待生命,让我们认清自己是独具自我意识、会作出选择的生物,对整体负有长远的责任。

   在我们当前失败的图景中,有一种图景带来了极具破坏性的后果。正是我们以违反常理的经济学版本所进行的错误冒险,变成了居主导地位的、让人失去人性的政治意识形态。我指的是那种颂扬和推动以自我为中心、支持通过追求个体快速经济利益来支撑毫无必要的去人性化消费的自我经济学(ego-nomics)。这种消费把地球维系生命的独一无二能力破坏得千疮百孔。它取代了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亨利·乔治、托马斯·马尔萨斯和卡尔·马克思的经济学,而这些经济学都致力于寻找人类整体福祉的源泉。

   要找到我们寻求的未来可能的出路,需要真正的、具有重要更新的经济学视角和图景,这种视角和图景要建立在对生命的深刻理解之上,而且要建立在一种今后要量入为出地生存的“生态文明”愿景的基础之上。不过,在我们转而面对制作一种新的经济学图景这一挑战之前,我们必须让自己的视角变得清晰和敏锐,借此来审视我们当下和未来的领地,从而确保我们清楚地了解人类危机的本质,了解我们如何和为何会遇到这场危机,健康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组织的,以及我们找寻的未来有什么本质特征。

   人类自作自受的危机

   据环球足迹网络(Global Footprint Network)估算,维持人类2020年达到的消费水平,需要1.7个地球。而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追求消费进一步增长,从而增加国内生产总值(GDP),被人类当作决定性的优先事项,因此我们仍在不断加大人类对地球生命社群存续可行性的威胁。

   地球每天有数十亿人面临着食物、水、庇护所和其他生存必需品的短缺,当前GDP增长几乎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当他们为了生存而在各种脱离了家庭、社群和自然的工作之间奔波挣扎筋疲力尽之时,他们几乎没有机会体验生活的乐趣。这导致了自杀和心理疾病居高不下,而且为那些常常激起仇恨和暴力的煽动家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随着我们相互关联的环境系统和社会体系的崩塌,地球更加不适合人类居住,千百万人在恐惧和悲伤中放弃了自己的家园,在地球仅存的仍然适合居住的地方寻找避难所。与此同时,另一些受到眷顾的人则利用地球的慷慨穷奢极欲。

   根据国际乐施会的数据,2019年时,26个亿万富翁的全部金融资产超过了占人类半数的贫穷人口的财产总和。在美国,1%最富有的人拥有的资产要大于占人口90%的下层拥有的全部资产。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经济,快速拉大了贫富差距。这一变化如此迅速,以至于如今的财经新闻报道充斥的是世界上最富有亿万富翁的资产每天增加还是缩水了多少百亿美元。从2020年3月18日到2021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发生的这一年,地球2365位亿万富翁的财富合计增加了4万亿美元,或者说54%。

   很难忽视的现实是,当前的经济制度更适合于增加亿万富翁的金融资产,而不是确保让所有人都能获得食物、水、医疗、疫苗和其他必需品。人类的生存所需远远超出有限的有生命地球所能承受的最大值,我们面对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文明挑战。人类可能的未来,依赖于三个不可分割且相互联系的步骤。

   1.承认地球生命社群的再生能力是有限的。

   2. 我们要致力于将余下的财富进行公平的分配。

   3.共同承诺致力于让地球完全恢复健康,并且让我们彼此之间、人与自然之间重新建立起联系,从而确保所有人和子孙后代都能过上好的生活。

   我们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失败年复一年、数十年如一日地不断积累。公众被自我经济学的错误承诺所蒙蔽,一直支持这条破坏性的道路。这种承诺声称,只要我们仍然把焦点放在GDP增长上,最终的结果就是一种所有人都可以毫不费力地休闲、舒舒服服且物质无限富足的未来。

   为此,我们把赚钱视为人类最重要的目标。为了实现最高的GDP增长率,政府之间相互竞争。为了产生最大的短期利润,企业与企业之间相互竞争。在人们为了那些当前不管提供多少工资,只要能领到便好的工作岗位而展开竞争的过程中,我们为所有这一切提供了助力。

   自我经济学承诺的东西是错误的,这一点已经变得一目了然。这给了我们的主要制度的信用一种毁灭性的打击。幸运的是,对于意图和用来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剥削多数人的政治经济制度的现实,全球社会现在已经觉察。

   在未来的“生态文明”当中,我们可能在对服务、创造、美的追求方面仍会展开竞争,但绝不再是在为了破坏或主宰我们邻居的自我中心主义追求中竞争。

   当下自我毁灭的制度转移了我们对制度失败的关注,迫使我们为了获得钱财而谋生,或者为了购买下一种消费品新玩意儿而展开竞争。结果,我们很少回过头来反思生命的本质和意义,很少考虑人类的经验如何能够和应当如何让我们得以体验更加宽广的爱,并体验从为邻人的福祉、为地球的福祉,从而为我们自己的福祉的服务当中得到自我实现。对我们当中的许多人来说,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一个令人顿悟的机会。

   寻找可能

   幸运的是,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开始跨越社会阶层而团结起来,设想和创造一个与以下三条基本真理相一致的未来。

   1. 人类是一个拥有诸多选择可能性的物种。这条真理通过以下事实得到了展现:在我们生存的广泛时间跨度内,人类创造了极其多样的文化和制度并赖以生活。我们已经证明我们有合作、关怀和分享的能力。我们展现了我们有竞争、杀戮和剥削的能力。决定我们独特本质的,是我们作出共同的文化和制度选择的能力,这些选择反过来塑造了我们个体与集体的关系,并将塑造我们共同的未来。在我们当中,最幸福的人通常是那些已经变得非常擅长通过合作来关怀和分享的人。现在,我们正面临最终的选择。

   2.人类福祉依赖于地球健康的生机活力。所有生命均依赖于生机勃勃的有机群体,在自组织机制下,这些有机群体通过劳动创造和分享生存所必需的条件。我们都是充满生机的地球的孩子,地球降生和抚育了我们。人类福祉依赖于地球的健康。没有人类,有生命的地球也会长久繁荣,但我们却不可能离开地球生命群体的福祉而存在。通过我们自己智力的巧妙应用和劳动来恢复地球的健康,必须成为人类具有决定意义的优先选择。

3.增加金钱的动机威胁着人类的未来。金钱是一种数字,只有当其他人提供售卖给我们需要或者想要的东西时,它才有价值。像有用的工具一样,金钱是有用的,但当它被当作目的时,就会变得危险。把货币交易和金融资产的增长作为社会的决定性目标,是一种集体性的精神失常行为。大多数人受损受苦,已经拥有超过其自身所需的少数人才能增加其金融资产。这个进程最终会导致人类自我灭绝。在一片死寂的地球上,没有任何人是赢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
本文链接:/data/137666.html
收藏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主頁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