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艾达尔·阿姆列巴耶夫:当代国际局势与上合组织的角色变化——哈萨克斯坦的视角

更新时间:2022-09-15 22:52:55
作者: 艾达尔·阿姆列巴耶夫  

  

   1、上合组织建立之初哈萨克斯坦的外交选择

   在当代语境中探讨哈萨克斯坦国家主权的建立,有必要指出,在为我国争取实际的国际主体性方面,上海合作组织持续发挥了重要作用,切实为哈萨克斯坦提供了安全保障,承认其领土边界,并提供经济支持,为哈国人民营造了非冲突的、和谐的社会发展环境。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的30年,有20年的发展离不开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合作。对于我国而言,这一时期可以称为外部环境助益期——得到了协调、均衡的国际、地区环境“保护伞”。上合组织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哈萨克斯坦是上合组织的创始国之一,也是该组织的积极参与者。这充分说明了为什么哈萨克斯坦在自身的发展中极为需要上合组织,而且现在也依靠着这一组织,因为它是我国主权独立的外部依托,是未来社会经济一往无前地、安全地、蓬勃发展的条件。

   1991年正式独立成为主权国家之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面临着在世界范围内协调外交事务、确定自身定位的相当复杂的两难困境。特别是苏联解体后,原加盟共和国在独立后纷纷呈离心态势。为了摆脱前宗主国俄罗斯的影响,一些国家试图转向以美国和欧盟国家为首的西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主导的阵营。部分后苏联国家的精英阶层认为,全球发展呈现出一种线性发展前景,即向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代表的西方民主主义发展。由此,精英阶层认为,最有前景的国家发展计划,是优先与当时的全球霸主,即美国,建立合作关系。20世纪90年代初的国际现实印证了这一观点。然而从长远的历史角度来看,仅以一国为依托的外交政策存在很大风险,哪怕这个国家的实力是最雄厚的。独立后的哈萨克斯坦能源发展仍高度依赖位于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加工企业。与此同时,因为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而受到西方及其跨国集团的密切关注,他们试图将我国纳入美国和西欧国家的影响范围。而这些国家有着对于年轻国家来说十分重要的投资机遇,以及经济发展所需要的技术和有吸引力的社会生活模式。更加紧密合作并加入“亲西方联盟”(прозападныйальянс)的前景,对于发展中的新兴独立国家来说具有相当的吸引力和诱惑力。不仅如此,美国是一个能够与俄罗斯进行核对抗的重要国家,它坚持让哈萨克斯坦放弃核武器,并按照“西方规范”实现国家转型和现代化,为其提供安全、领土完整、经济投资保障,接纳其进入当代自由主义国际“俱乐部”。这些“政治利益”在哈萨克斯坦的发展战略文件和一些国家项目中均有体现,例如,哈萨克斯坦在担任2010年欧安组织(ОБСЕ)轮值国前通过的《2009-2011年“通往欧洲之路”国家计划》。

   然而,哈萨克斯坦当局非常清醒而有远见地意识到,国家发展演变的道路需要传统外交政策的支撑,需要务实地承认邻国的利益,首先就是俄罗斯,一个拥有强大军事政治影响力的威权大国;还有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具有经济现代化的重要动能和伴随市场不断开放、扩容的新型互联基础设施。此外,由于年轻的哈萨克斯坦与大邻国——俄罗斯是其中国土面积最大的,共同边界线达7598.8公里;中国是其中人口规模最大的,共同边界达1782.75公里——之间的关系存在不确定性,若要在战术和战略上同时满足相关国家的核心利益,就需要国家领导层面对局势进行周密权衡,只有研判地区多边互动机制的前景,才有可能真正解决紧迫的问题。具体包括:苏联遗留的与中国接壤地区的非军事化问题;与所有邻国的划界与勘界问题;防范社会政治转型过程中出现的民族分离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所引发的不稳定局势的威胁;以及我们这个年轻国家所要面临的、苏联解体背景下日益活跃的、从阿富汗向后苏联国家贩运毒品所带来的严峻挑战。刚刚实现国家主权合法化的哈萨克斯坦在历史意识中,对于和中国、俄罗斯这两大邻国的关系,仍有所担忧。两国在各自的帝国时期,都曾因领土需求发展过扩张主义政治。对于哈萨克斯坦来说,解决军事、政治、经济、文化领域互动这一综合问题的关键在于与地区当中这些国家之间的互动,这也是哈外交政策中的优先事项。需要指出的是,得益于与上述国家的双边会谈,这些问题得到了顺利解决,并在2001年建立了务实的国际对话平台——上海合作组织。

   2、边界问题的解决

   哈萨克斯坦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发起国之一,不仅解决了本国的边界问题,而且实际上为后苏联空间国家的国际定位提供了新的战略路线,着眼于与陆地大国、中亚邻国,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重要伙伴之间达成对外利益平衡。该战略是我们维护独立的重要基础。并且,当代国际关系实践证明,与重要的大国进行利益的相互协调非常有前景。对于哈萨克斯坦和有核武器、一定人口规模的“重量级”邻国印度、巴基斯坦来说,加入上合组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该组织的非集团状态对哈萨克斯坦而言非常重要,能够避免自身与其他国家的对峙和外交政策冲突。有一些说法,例如,该组织是“非西方”性质的,该组织总体上或部分成员国有着反西方的战略定位……这些说法在我们看来是短视的,脱离了上合组织及其成员国的现实和战略目标。哈萨克斯坦将上合组织视为该组织成员国之间按照“上海精神”协调利益、协同努力、协商解决方案的重要地区平台,以中亚地区和谐为宗旨,并为其发展提供有利条件。在我们看来,该组织的国际前景首先在于构建中亚的地区和平、利益和谐和共同繁荣,为全球性、建设性的发展做出贡献。将该组织拖入国家之间的集团对抗、对峙,拖入各种贸易、技术领域的“冷战”,将个别成员国自己的、地区外的“议程”强加于其他成员国,这些企图都不符合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利益和加入上合组织的目的。

   虽然就官方积极性的表现来说,上合组织的目标似乎显得有些“淡化”,仿佛表现出转化为另一个全球性官僚组织的趋势。然而,实际上,该组织所关注的中亚地区国家利益的协调与平衡,才是上合组织的重要优先事项和中心思想。哈萨克斯坦与上合组织以及与单个成员国的合作,坚持关系的务实化,克服国家间地缘政治差异造成的分歧。因此,哈萨克斯坦希望阿富汗及其周边地区局势问题能够得到建设性地解决,这是大中亚地区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该地区全面无核化和去军事化是一组大问题,这关系到中亚地区人民能否过上和平的、创造性的生活。哈萨克斯坦加入了中国发起的积极倡议,推动上合成员国经济、基础设施现代化,打造现代、高效的交通-物流互动走廊,在中亚各次区域之间发挥经济协同效应,促进国家间的合理分工和投资开放,推动繁荣的地区市场的形成。哈萨克斯坦将与上合组织成员国一道,积极组织召开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简称亚信峰会)。亚信峰会是探索和构建合作信任机制的开放平台,而上合组织也是这样的机制平台,提出了促进国家间对话并达成共识的“上海精神”。其背景是国际秩序正在经历一个相当艰难的解构时期:国际关系的一些基础和协议出现了破裂,国际上精英阶层之间相互不认同,甚至冲突,当代全球挑战正在加剧与复杂化……

   一些专家指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一个“新常态”阶段,其特征是,原有的系统性关联——这种世界秩序有着明确的关系体系、基本结构、制度基础以及调节国际关系的法律规范——正在发生无法预测的解体。传统的全球和地区国际组织的作用也在经受修正和重新理解。那么很显然,对我们来说,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就是确定上海合作组织的意义,它的组织内涵、使命以及潜在的当代影响。我认为,进入第三个十年的上合组织,就其最初的使命而言,已经取得了相当成功的结果——致力于解决中国和在解体的苏联领土上建立起来的后苏联国家之间的边界协调问题。这也说明,早在“上海五国”时期就提出的这个关键任务——欧亚大陆中部国家的边界问题,已经得到了成功解决。“五国”成员能够真正根据国际法基本原则,划定并勘定那些在苏联时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引起过摩擦的边界问题。

   1996年,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签署了第一份国界协定,又于2002年签署了勘界协议。于2002年在北京举行的《哈中国界线勘界议定书》签约仪式上,时任哈萨克斯坦国务秘书兼外长的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声明:“我们认为,哈中国界线勘界的法律程序已经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因此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说,两国之间不会再有领土和边界争端问题……没有任何遗漏地完全划定和勘定国界线,符合我国的战略利益。这是我们历史上首次与中国通过法律途径全面实现了国界线的勘界。”

   而这一协定后来成为哈中合作蓬勃发展的基石。《哈中国界线勘界议定书》签署后,哈中关系实际上获得了特别的动力和意义。2013年9月,中国领导人选择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宣布“一带一路”倡议也并非偶然,这意味着,在中国致力于达到世界领先地位的经济发展规划中,已经将我国视为重要伙伴。我认为,当时哈中两国领导人的倡议取得了良好的协同效应。中国在哈萨克斯坦投资的爆炸性增长是真实可见的——我们成了整个后苏联空间当中最吸引中国的国家。双边经贸、人文等各领域合作都蓬勃发展。目前,哈中关系已经达到了永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水平——哈萨克斯坦和中国能够在所有重要的国际多边平台上就一切国际和双边议程问题相互支持。

   哈萨克斯坦和中国参与整个中亚地区的多边外交,对两国关系的迅速发展有着重要意义。五国(哈萨克斯坦、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于1996年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双边协定),于1997年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多边协定),向新的组织——中亚新兴独立国家参与的“上海五国”——的建立迈出了关键一步。乌兹别克斯坦也很快加入了“五国”行列。2001年6月15日,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于中国上海共同宣布成立上海合作组织。2002年6月通过的组织宪章成为该组织内涵丰富的平台基础,旨在重点解决边界问题,并集中力量打击“三股势力”——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此后,该组织发挥作用的领域因经济、人文方面的相互作用显著扩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合组织逐渐由边界问题解决机制向涉及更广泛问题的权威多边组织转变。目前,该组织框架内有一系列协调与合作机制在运行,包括地区反恐机构、银行合作联合体、上合组织实业家委员会、上合组织大学。201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该组织,成为正式成员国,一些国家以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身份参与该组织工作。

   对于哈萨克斯坦来说,加入上合组织之初最重要的方面,就是借助自己盟国的影响,以及与中国之间开放、友好的关系,成功解决了双方边界这一敏感问题。不仅如此,在上合组织成立初期,中国引领的“开放友好”使得中亚地区年轻的后苏联国家获得了登上国际舞台的主体性,这得益于俄罗斯、中国这样有话语权的世界大国对于该新兴组织的参与和联合。哈萨克斯坦和其他“小”邻国们也因为上合组织被世界认识并认可。

   3、上合组织对当代国际秩序的影响

21世纪第一个十年,美国单边主义引起了新的“世界分裂”,哈萨克斯坦在这样的背景下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意味着在实际上为自身选择了“非西方模式”的国际定位。尤其是2001年美国“9·11事件”之后,开始了以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为借口、针对伊斯兰世界的某种新的“十字军东征”,使我们感觉自己的国家利益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威胁。现在,在那些令人难忘的事件已经过去了20年之后,可以得出的初步结论是,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的“新挑战”在于试图以自身实力为基础建立新的美国式的国际秩序。美国外交战略的“靶标”之一就是阿富汗,一个紧邻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的国家,该地区在美国地缘政治版图中被界定为“大中亚”(弗雷德里克·斯塔尔的概念)。在华盛顿战略家们的构想当中,我们这一地区应该成为从军事政治上遏制俄罗斯并限制中国经济发展的某种战略基地。与此同时,在中亚的“棋局”(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的表达)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
本文链接:/data/136544.html
收藏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主頁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