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丰子义:马克思本体论思想的方法论

更新时间:2022-08-04 01:04:00
作者: 丰子义  

  

   自古以来,哲学作为一种形而上的学问,其本体论的探求是不可能被取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一种新的哲学形态,当然不能没有本体论,尽管在具体表述上仍有不同看法(如存在论等)。目前学术界争论的焦点,主要不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没有本体论,而关键在于如何理解和看待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体论。由于任何理解总是和它特有的方法联系在一起的,因而要准确地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体论,必须注意考察马克思研究本体问题的方法论。通过这样一种方法论的考察,也许会有助于深化我们目前的研究和讨论。

   马克思关于本体论问题的方法论,其内容是非常丰富的,需要进行多方面的探讨,但马克思有关本体论问题的这样几个方法论观点是值得我们高度注意的。

   一、从“关系”的观点看待本体问题

   所谓“关系”,主要是针对实体”而言的。传统的形而上学,无论是旧唯物主义的自然主义形而上学,还是唯心主义的主体性形而上学,都是关于超验性的“存在”之本性的理论,它力图从一种永恒不变的“实体”出发,即从一种“终极存在”或“初始本原”出发来理解和把握事物的本性以及人的本性和行为依据。马克思对于本体问题的研究,当然离不开对存在问题或世界观问题的探讨,但马克思所探讨的世界并不是离开人的生活的抽象的自然界和绝对的观念世界,而是人的“现实世界”和“现存世界”。既然是“现实世界”,肯定离不了人与他所处的周围世界,或者说人与自然界。这就必然涉及到人与自然的关系或社会与自然的关系问题。而马克思正是由这种“关系”来审视问题的。在马克思看来,孤立的、与人分离的自然界,只能是“抽象的自然界”,而现实的自然界必然是与人的生活交融在一起的自然界,是“人类学的自然界”。正因如此,马克思无意于考察那种先于人类存在、作为万物始基的自然界的本性问题,而是将关注的重点聚焦于自然界对于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价值和意义上,进而“把人们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这就必然要求从人与自然的内在关系上来看待自然界。也就是说,既要联系自然来观察社会,又要联系社会来观察自然,二者是内在地结合在一起的。马克思明确指出,自然史和人类史不是对立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在人类世界中,自然与社会从来就是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历史的自然和自然的历史”。人类世界就是在这种关联中行进着。

   这样讲,是否意味着传统形而上学根本没有“关系”的观点呢?毋庸否认,传统形而上学在本体问题上也大谈“关系”,但这种关系不过是超验的实体在后来演化出来的关系。无论是黑格尔的绝对观念本身的自我对置、自我矛盾,还是费尔巴哈自然主义中自然与社会、主体与客体的矛盾,都是这种实体观下的关系。马克思对传统形而上学的超越,恰好是实现了这种思维方式的倒转,这就是不是从超验的实体出发来谈关系,而是从人与自然的关系入手来谈本体,将本体问题置于活生生的现实生活关系中。因为,只有从关系分析入手,才能真正把现实世界讲清楚,离开了关系,很难避免误入抽象的本体或实体的歧途。可以说,马克思在本体论问题上的革命变革,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实现了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上的变革。

   既然不能离开“关系”来谈论本体问题,那么又如何理解自然界的优先地位呢?这是讨论中一再提出的重要问题,当然是本体论理解中不可绕开的问题。确实,马克思非常肯定地承认自然界对于人类的“先在性”,同时也明确地强调,如果人类在今天突然毁灭了,自然界的这种先在性仍然会保持下去。问题是,不在于要不要承认自然界“先在性”,而在于如何理解这种“先在性”。从马克思的原意来看,凡是讲到自然界的“先在性”和“优先地位”的地方,固然不排除一般自然科学常识性的理解,但更多、更主要地是从人的实践活动关系中来提出问题的。在现实的生活世界中,人类要生存发展,必须要同自然界发生一定的利用和改造的关系,但是,在这种关系中,“没有自然界,没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工人就什么也不能创造”。换言之,人作为主体再能动,也不可能从无中创造出有;人改变的只能是物质的存在形态,而不可能创造出物质本身。人的能动创造是不可能离开对象世界或自然界的。所以,自然界优先,主要不是时间上的优先,而是关系中的优先、地位上的优先。

   或许有人会这样提出,仅仅从“关系”上来理解本体问题,是否会有“原则同格”之嫌呢?其实,关系思维与“原则同格”有着本质的差别。“原则同格”虽然讲自我与环境不可分割,但最后强调的是自我“中心项”的决定作用,即没有自我“中心项”就没有环境“对立项”。马克思也讲人与自然不可分割的关系,但这种不可分割不是仅仅停留于相互依存,甚或将人的“自我”无限膨胀,而是既看到人与自然的相互作用、相互渗透,又看到自然界在人类实践活动中的前提性地位。所谓自然界的优先地位,就是在这一意义上来说的。强调关系并没有否定地位。

   需要提出的是,马克思在讲到人与自然的关系时总是与“为我关系”联系在一起的。“凡是有某种关系存在的地方,这种关系都是为我而存在的;动物不对什么东西发生‘关系’,而且根本没有‘关系’;对于动物来说,它对他物的关系不是作为关系存在的”。这表明,人与自然的关系实际上是“为我而存在”的关系。离开了人,离开了人的现实生活和现实发展,就无所谓人与自然的关系。关系首先不是由自然提出的,而是由人提出的;由人与自然的关系所构成的现实世界正是通过人的活动而建立起来的,而并不是由纯粹的自然界在发展过程中自行形成的。当然,这种“为我关系”只是突出了人的主体性,并不是要否定自然界的客观性和“先在性”。合理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必然是人的主体性与自然界的客观性和“先在性”的辩证统一。

   二、从活动、过程的观点来看待本体问题

   马克思将本体问题的对象从抽象的物质世界转向现实世界和人类世界,实际上就把哲学关注的重点转向现实的人类实践活动。因为现实世界中的关系,无论是人与自然的关系,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人类实践活动正是人类世界得以存在和发展的根据与基础。所以,在本体问题上,强调关系与强调活动完全是一致的。

   马克思之所以重视从实践活动的观点来看待世界、看待事物,原因就在于不满意旧唯物主义对“物”的理解。旧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在于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将其当做感性的人的活动,当做实践去理解。按此路向建立起来的世界观,确确实实变成了时下所说的“观世界”。这样的世界观虽然看起来很“唯物”,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理解“物”。而马克思在哲学本体论上的变革,恰恰在于抛弃了这种把物仅仅看做实体和客体的静止直观的思维方式,转而采取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这就是实践的观点或活动的观点。按照这样的观点,马克思在本体论上正确地回答了这样两大问题:

   一是物质及其客观实在性问题。在马克思看来,作为“物”的“对象、现实、感性”,不能仅仅被看做外在于人的感觉对象,而更重要的是要当做人的感性活动。因为“对象、现实、感性”不是一直摆在那里的东西,而是在“感性的人的活动”中形成的。因此,不能以直观的形式,而应从实践的观点出发来理解物质及其客观实在性。在实践活动过程中,物不再是人的静观的对象,而是人的活动中的内在要素或活动对象。尽管这种活动是有意志有目的的,但这并没有否定物质的客观实在性。相反,物质的客观实在性只能在实践中才能被确证。具体说来,在实践活动的过程中,尽管人们实践的对象千差万别,实践的手段和结果也各不相同,但它们最终没有改变其共同的属性,这就是客观实在性。此外由于对象物已经成为实践活动的内在要素,因而这样的对象物便成为与人互动的、处于流变状态下的物,相应地,物与人的关系也出现了新的方式,这就是“只有物按人的方式同人发生关系时,我才能在实践上按人的方式同物发生关系”。总之,只有从实践活动看问题,才能在物质观的研究上避免“抽象物质的或者不如说是唯心主义的方向”,才能避免“那种排除历史过程的、抽象的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的缺点”。

   二是现实世界的统一问题。马克思所研究的世界主要是现实世界,而现实的世界按其构成要素来说主要是自然和社会,那么,自然和社会究竟是怎样融为一体的,或者说,现实世界究竟是怎样统一在一起的?不是别的,正是人类实践。一方面,通过实践,社会在自然中贯注了自己的目的,并按其目的进行自觉的改造,使之成为社会的自然;另一方面,自然又通过实践进入社会生活,成为人类活动的主要对象和基本前提,使社会变为自然的社会。在这里,自然与社会是有机地交织在一起的,现实世界和人类社会就是“人同自然界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是自然界的真正复活,是人的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和自然界的实现了的人道主义”。在这种统一中,人类实践活动无疑是真正的基础。自然与社会的统一既然是在人的实践活动中形成的,那么,这种统一也必然随着实践活动而深化和发展。也就是说,自然与社会的关系必然是伴随实践活动发展而形成的“历史”的关系,即动态发展的关系。而且,随着实践活动的发展,不光是自然与社会的关系得到了统一和深化,同时现存的自为世界与自然世界、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也得到了统一和深化。

   由此可见,只有用实践活动的观点,才能真正理解和把握现实世界的存在、统一和发展,才能使活生生的现实世界真正活起来,一句话,才能使本体的问题真正得到唯物、辩证的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思潮的哲学在对传统形而上学进行根本性的改造时,都程度不同地坚持和发挥了“活动”的观点。如叔本华、尼采、克尔凯郭尔等人都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本体论,即关于抽象的物质或精神实体的理论加以排斥,主张把与人息息相关的情感、意志、意向、纯粹意识等作为本体论的基点和出发点,由此谈及对整个社会、整个世界的看法。虽然这些人各自的理解和解释不尽相同,但在不把情感、意志等看做是实体,而看做是活动、过程这一点上,则基本一致。像尼采的权力意志、柏格森的生命冲动、胡塞尔的意向性、海德格尔的在等均具有这样的特性。他们所讲的活动、过程,当然跟马克思所讲的实践活动、过程不可同日而语,所得出的结论和所具有的指向也大相径庭,但就注重从活动和过程的角度来研究本体论这一方面来说,则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值得我们重视。

   三、从生成论的角度来研究本体问题

   所谓生成论,主要是针对预成论而言的。按照传统形而上学本体论的理解,本体就是终极的实在、原始的实在。何谓“原始”?就是最初的始因,即没有原因的原因。这样一来,哲学上的终极便成了一种预设的不变的点,整个哲学内容就是由此而展开的。马克思以前的哲学大都是按照这样一个路向来推进的。从古希腊一直到近代,唯心主义尽管形形色色,但在本体论的研究上,基本方法是一致的,都是把某一种实体作为一个终极的点,由此引出众多范畴,由此建立起一套理论体系。这样的理论体系显然属于预成论。旧唯物主义虽然在哲学基本立场上与之截然对立,但在方法论上则没有什么差别。旧唯物主义特别是自然唯物主义强调自然物质的决定作用,强调自然的自我运动,排斥任何目的对自然的干预,这对于“神创论”来讲无疑是一个进步,但由此否定、排斥人的目的和作用,在理论上又走向了变相的预成论。因为整个宇宙秩序都是己经安排好的,运行的规律也是已经确定好的,这样,整个世界就是按照固定的运行图式来发展演化,由此建立起来的理论体系必然是具有预成论性质的体系。在这样的体系里,虽然也讲到社会,但这种人类社会不过是自然界长期发展的一个阶段,人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只能按照自然规律行事。所以,这样的哲学被深深地禁钿于自然哲学之中。

与这样的方法论相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
本文链接:/data/135753.html
收藏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主頁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