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碚:论企业何为——关于企业行为的政治经济学研究

更新时间:2022-05-26 15:41:19
作者: 金碚  

   摘要:经济学理论的逻辑底基是关于“人”的行为假设,这一假设基于关于人的价值伦理和工具理性的观察视角和理论认识。企业是最基本的经济组织形态,发挥着极为重要的经济功能,对于生产产品、提供服务、促进就业、技术创新、创造财富具有巨大贡献;同时,企业也有缺陷和不足,也会对社会生活产生负面作用和影响。企业的行为不仅受经济理性驱使,也受制度和文化因素的支配。当社会发展到一定时期,企业的组织行为就具有了目标取向的可选择性。这是一种更高境界的企业自由。企业不仅要肩负一定的社会责任,将一定的社会利益目标嵌入企业的组织行为中,而且可以设立和发展社会型企业,这样的企业会将社会利益目标置于企业的自利性经济目标之上,以实现更高的意愿满足。企业追求社会价值的意愿,将超越利己目标而成为更强劲的行为驱动力。新时代,企业的行为取向和社会价值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经济行为的“理性”涵义也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企业何为”已经成为越来越受经济学家和经济实践者(企业家)深度关切的社会议题和认识省悟,它决定了人类经济活动的终极意义和价值:超越工具理性,增强意愿追求的能力,在达成意愿的过程中实现满足感和幸福感。

   关键词:企业行为;企业伦理;行为取向;意愿选择

  

  

  

   现代市场经济理论的奠基人亚当·斯密于1790年逝世,留下两部伟大著作——《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被誉为“古典经济学之父”。整整100年后的1890年,英国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出版了《经济学原理》,奠定了新古典经济学的基础。那么,“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是什么?学者们对此有许多研究,无须赘述。而与本文所重点讨论的议题认识相关的是:“新古典经济学”似乎继承了《国富论》的传统,而舍弃了《道德情操论》的传统。一些人甚至认为,《国富论》与《道德情操论》是矛盾的,因而产生了所谓的“亚当·斯密问题”,对此众说纷纭。但是,也有学者对亚当·斯密学术生涯的研究表明:亚当·斯密对《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修订)的研究是交互进行的,一直到其终年。而不是像有些人所想象的那样,亚当·斯密是从先前所写《道德情操论》的利他主义认同,转向了后来所写《国富论》的利己主义认同。相反,在他内心中,《国富论》与《道德情操论》不仅不矛盾,而且是有机相关的,直到晚年他还极为精心地进行《道德情操论》第六版的修订事务,一直到逝世前几个月才出版最终的新版。可见,亚当·斯密逝世100年后的“新古典经济学”舍弃《道德情操论》的传统,既是学术范式变革的一个进步,也是过度形式化(抽象)的一个学术缺陷,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对亚当·斯密思想的庸俗化。

  

   《道德情操论》《国富论》《经济学原理》的学术体系的底层逻辑都基于一个假设条件:人的行为取向,或所谓“人性”的本质。一般认为,《道德情操论》基于人的利他行为取向,即把人们的行为归结于同情心,作为社会行为的基础;《国富论》基于人的利己行为取向,即把人们的行为归结于自私心,作为社会行为的基础;《经济学原理》继承和张扬了《国富论》关于人的行为的个人利己主义取向。如前所述,这其实并不符合亚当·斯密的原意。那么,讨论“企业何为”这一议题,就从“企业意何为”开始,即企业行为取向的思维逻辑的范式意涵开始(所谓学术“范式”实质上就是观察现象的基本取向或构念构架),来进行各种有关理论假说的简要梳理。

  

   一、企业意何为?——组织行为的理论范式

  

   经济学理论的逻辑底基是关于“人”的行为假设,这一假设基于关于人的价值伦理和工具理性的观察视角和理论认识,即观察和分析人的经济行为所基于的思维构念和范式构架。经济学所假设的“人”不仅有自然人,也包括组织人(法人),两者都可归为“经济人”。而产业组织理论的学术逻辑基础则是厂商理论。“厂商”是生产性组织的一般性概念,适用于所有各类经济形态的“经济人”。在市场经济形态中,“企业”是最基本的、最主要的厂商类型(当然不是唯一的厂商类型)。那么,我们首先要讨论的是,在经济学体系中,“企业”的范式意涵是什么?即“企业意为何”。

  

   仔细考察和探究经济学和经济研究中各种关于“企业”性质的理论假说,及其逻辑体系中经济实体的组织行为取向特征,主要有以下几种基本认识或学术主张,这些实际上就是不同的思维构念或范式构架。

  

   第一,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一种组织形态,即相对于“个人”的“集体”的形态,其性质是对价格机制的替代。关于企业性质,罗纳德·哈里·科斯在1937年的著名论文《企业的性质》中就提出,企业存在的必要就是对价格机制的替代。奥利弗·威廉姆森进一步指出,企业具有节约交易成本的效应,而且认为企业是由多个个人组成的实体,而不是生产者自己进行经营活动的形式[1]198-200。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斯·阿罗指出,“组织是在价格系统失效的情况下,一种实现集体行动的利益的手段”[2]31。也就是说,作为一种组织行为现象,企业是对市场自由交换关系的替代形式。在企业组织的效率比市场交换的效率更高的场合,即企业运行的交易成本低于市场机制的场合,就适合于由企业替代市场,即以组织指令替代价格信号。

  

   第二,企业是相对于自然人的实体法人,两者都是抽象意义的“经济人”,都具有主体性人格。有人主张“企业本位”论,即认为企业自身具有本性(不言自明)上的自利行为目标,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企业也是自利之“人”。企业要求自主决策,自由经营,也具有自负盈亏的权利和义务。如果不承认企业是独立自主的实体法人,就是否定市场经济。因此,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改革,就是从承认“企业本位”论开始的。即认为在计划经济中,生产单位只是计划当局下达的指令性指针的执行者,没有自己的主体目标;而只有在市场经济中,才有具有主体地位的“经济人”企业。“企业本位”就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

  

   第三,企业的性质是代理人组织或虚拟的利益主体,而企业的所有者才是真正的主人和利益主体。因此,企业完全服从所有者意志,体现所有者利益。与“企业本位”论相对应,这可以称为“所有者本位”论。由于企业只是所有者的代理实体(组织形式),所以如果脱离所有者的主体行为,企业是无法确定自主独立的行为取向的。换句话说,企业不是真正实在的利益主体,而只是虚拟的利益代理人。

  

   第四,企业是资本的显性存在体,即行为工具,“资本”是企业的主宰和灵魂,而不仅仅是企业出资人所提供的资金(生产要素)。按照这样的认识,成熟和发达的市场经济就称为“资本主义”,即“资本本位”论。也就是说,资本是企业的实质,企业是资本的一种表现形态,可以视之为资本的功能外形或行为工具。资本可以表现为各种形态,企业只是其中的一种。资本采取企业形态,扩张它的实力,实现它的雄心,提升它的价值。资本也可以把企业作为转手交易的“目标物”,就如同市场上可以自由买卖的商品。此时,资本与企业间的主从关系就非常清楚了。

  

   第五,企业是多重利益的复合体,具有复杂的内部结构和利益关系,而不是一元化的抽象概念。因此,企业不是经济“原子”或“细胞”,即最小单元,而是无数个“小世界”。组成企业的所有者、管理者、生产者(雇员)等,各有自身的利益和行为取向,形成复杂的利益关系和分工合作关系。换句话说,一个企业并非单一行为体,而是多重行为体的集合。既然企业不是个体,而是复合体。那么,在复合体中,所有的行为人都有利益倾向差异,即使是作为复合体代理人的企业高管(CEO)也有自己的独立利益取向。所以,由各类利益主体所组成的企业集体,须以一定的激励兼容机制来协调和整合其相互关系,化解可能发生的矛盾。否则,企业可能成为“一盘散沙”。如肯尼斯·阿罗说,“在任意规模的组织中,决定都是由某些个人作出并由其他人执行的”[2]73。也就是说,企业作为一种“组织”,自己并不做决定(严格说没有企业“自己”),而是组成企业的个人做决定。所以,企业的行为偏好实际上是做出决定的个人的行为偏好。企业作为实现集体行动利益的手段,实际上受制于个人决定以及各执行人的行为。这样,作为复合体的“组织”行为目标,与组织中的个人行为目标就会存在一定的差异甚至发生矛盾和冲突。为了避免这样的复杂性,经济学倾向于把企业假定或设想为“黑箱”,在意涵中抽象掉(忽视)其内部矛盾,而将企业内部关系交由(企业)管理学来研究。

  

   以上对企业理论的简要梳理,是从不同的视角观察和理解企业性质所获得的大体认识,可以说是众说纷纭。那么,如何对企业的基本性质进行判断:是将企业视为“功能组织”“人格个体”“本位主体”?还是“集体行为”或“复杂结构”?如果不求严格,则大致可以将其归为两种思维构念假设:一是“拟人”的构念假设,即把企业想象为“人”,其行为倾向来自自然人的行为倾向特质的直接推演(延伸)。二是“工具”的思维构念假设,即把企业想象为具有工具性,其组织行为发挥某种替代性的功能,或者是人的行为替代(决策代理),或者是对市场机制(价格调节)的替代。如果将企业的“人”性构念与“工具”性构念进行抽象化和形式化,就形成了对企业组织行为的工具理性或经济理性假说。即假设企业如同是具有工具性构建机理,其行为取向以经济理性主导的实体组织。这就形成了关于“企业意何为”的理论构架,可以抽象地表达为“经济人”和“经济工具”的范式承诺。

  

   那么,这样的理论构架和范式承诺能否驾驭或适应经济社会中企业的现实形态和实际行为呢?这就需要进一步观察和讨论“企业实何为”,即企业在经济社会中的实际表现是怎样的?

  

   二、企业实何为?——组织行为的实际观察

  

   尽管在范式承诺的基本逻辑上,企业理论有较稳固的构念底基,企业组织在市场经济中有毋容置疑的现实合理性(在计划经济的范式承诺中没有企业而只有计划执行单位),但是,关于企业的实际表现,却有多种议论,观点各异。即使是在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企业行为和价值取向所受到的质疑和批评也非常激烈。

  

   对企业行为和价值取向的质疑和批评主要是针对它的利己逻辑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有研究者指出:“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包括经济效率,个人利益是主要的发展动力,通过非人为的市场机制进行资源配置。不言自明,这些价值观将导致人们财富及境况的巨大不平等。”[3]93企业作为普遍实行的经济组织形态,其负面效应不仅会导致财富和收入分配的不平等,而且还会加剧其他各种不良的后果。有批评意见指出:“企业界的人总是把利润放在各种永恒的价值之前,这些价值包括诚实、信念、公正、爱、虔诚、爱美、保护自然,如此等等。”“原因在于与其他人道主义的动机相比,人们之所以将利润看做是更为低下的,原因在于人们将这种动机看做是自私的。”[3]97-98也就是说,由于企业的利润最大化机理在底层逻辑上依赖于人的自私性,而在价值伦理上,人们认为自私是低下的品格。那么,这些都是企业所不得不付出的社会代价吗?

  

问题在于,由于基于私有财产的自利动机所形成的激励机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
本文链接:/data/134137.html
收藏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主頁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