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厉声:中国古代农耕与游牧社会交往的历史脉络

更新时间:2018-07-20 00:10:40
作者: 厉声  
对林丹汗的权力多采取观望态度,故南下逐鹿往往力不从心。

   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后金汗国建立。经1621年(天启元年)的“辽沈之战”、次年的“广宁之战”,后金已领有辽河以西的东北地区,进逼山海关,拥有了“逐鹿中原”的根据地,然而尚缺乏独自南下“逐鹿中原”的实力。

   处于相对“弱势”的后金与北元的关系决定着“逐鹿中原”实力的对比。早在此之前,努尔哈赤已率先以“满蒙联姻”,启动了对蒙古部的分化、笼络和争取政策。1614年(万历四十二年),努尔哈赤之子大贝勒代善率先迎娶蒙古喀尔喀扎鲁特部贝勒女为妻,科尔沁贝勒孔果尔以女妻努尔哈赤,通过“联姻通好”结成的满蒙政治同盟逐渐发展。是年底,双方举行了隆重的会盟大会。1624年(天启四年),东部蒙古的重要力量科尔沁部表示对后金的臣服,认可努尔哈赤为“普天共主之英明皇帝”。同年,后金政权着手编组“蒙古八旗”(初为五牛录)。1632年(崇祯五年),后金与科尔沁合力击溃察哈尔林丹汗,漠南纳入后金的势力范围。1635年(崇祯八年),改国号“后金”为“清”,年号“崇德”;由此形成了历史上中国东北与北方联手,再一次决胜中原的态势。

   1644年(崇祯十七年)5月,清军进占北京。10月,颁诏天下,建立中原(中央)统治王朝。此后历经百余年的努力,最终于1759年统一中国全境版图。自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师伐明,至1644年(崇祯十七年)清入主中原,第四波南北“逐鹿中原”的争雄持续了26年。

  

   五、简短的结论

  

   南北“兄弟阋于墙”的逐鹿中原,构成了中国历史上统一与割据交替攀升发展的局面:割据并立,分而不离;逐鹿归一,统合天下。每一次割据后的统一,都是对此前统一格局的发展和提升。南北“逐鹿中原”的结局是二比二,即“第三波”和“第四波”分别是中原以外(处于边疆)的北方草原和东北与北方草原的联手最终获胜,构建了中国历史上大一统的元朝和清朝。     

   中国历史上的大一统可以分为前后两个大的阶过程:大一统的第一个过程是不同地方区域的局部整合与统一。先民们在华夏境域的不同区域内分别发展,各自进行着区域内的局部整合与统一,先民们所从事的局部整合与统一实际上都是中国与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前期工作”,而局部区域的统一是历史上中国与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前提与基础。

   大一统的第二个过程是从不同区域的局部统一到华夏境域的整体的大一统。由于中原与北部草原在局部整合与统一中具有较好的经济基础与社会条件,在区域局部整合与统一中处于“领先”,成为先行实现了局部统一的地方区域;其他不同的区域则在内部的整合与统一中占用了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大多错过了入主中原争雄的最佳历史机遇。中原与北部草原率先投入并主导了“逐鹿中原”的争雄博弈,进而带动了其他不同区域,在反复、长时间的交往与“逐鹿中原”的整合中,持续不断地推动着历史上中国与中华民族整体的大一统。国家与民族的大一统是聚集在华夏境域内先民们的共同“大业”,区域的局部统一是国家大一统的前提和基础;虽然不同区域对大一统整体参与的程度不一,但通过各地区的局部统一,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为国家与民族大一统的构建不断“增砖添瓦”,彰显了边疆与中原共同推动历史上中国与中华民族实现大一统的史实,印证了历史上各民族携手创造中国与中华民族历史的规律。

   (文中注释略)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
本文链接:/data/111048.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2015年第2期
收藏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2022世界杯指定买球-主頁欢迎您!!